• WAP手机版 RSS订阅
民俗风情

秧歌是子洲的名片

时间:2022-10-13 15:36:44   作者:王祖文   来源:本站原创   阅读:167   评论:0
内容摘要:   秧歌是子洲人的脸,秧歌是子洲人的魂,秧歌是子洲人的精神,秧歌是子洲人的经典语言,秧歌是子洲人的集体乐舞,秧歌是子洲人的日月精华。最困难的年月有秧歌,最富裕的人爱秧歌,秧歌让子洲人醉,秧歌让子洲人美。秧歌是子洲人的护身符,秧歌是子洲人的特7舞。子洲人只要和秧歌联系起来,子洲人就是这个世界有特色的艺术家,子洲人就成为...
    秧歌是子洲人的脸,秧歌是子洲人的魂,秧歌是子洲人的精神,秧歌是子洲人的经典语言,秧歌是子洲人s集体乐舞,秧歌是子洲人的日月精华。最困难的年月有秧歌,最富裕的人爱秧歌,秧歌让子洲人醉,秧歌让子洲人美。秧歌是子洲人的护身符,秧歌是子洲人的特色舞。子洲人只要和秧歌联系起来,子洲人就是这个世界有特色的艺术家,子洲人就成为黄土地上让人羡慕的快乐人群。秧歌让s洲人的艺术细胞魔幻般的裂变,秧歌让子洲人脸上有光,身上生香。

  子洲秧歌是怎么个美?我想了五十年,想到了脆脆的美。为什么是脆脆的美?就是爽啦啦的那种美,就是带着响声的那种美,犹如吃秋天的脆甜萝卜、脆苹果、脆梨、脆葱的那种美,咬起来带着响声,带着-味,带着向往,这种响声爽到全身每一个细胞、爽到每一处骨髓,爽得既想快乐地喊,又想独自细细地品,爽到几十年后想起来都陶醉,爽到连快乐的感觉都变成了动感、变成了味感、变成了神仙都快乐地跟着喊的那种人世间第一美的感觉,爽到天地人同时都说好。这种爽贯通听觉、味觉-嗅觉、视觉,贯通人的第六感觉。美的东西带上响声,就美得让人六神无主,让人醉心醉魂,让人身不由己。是的,我喜欢用这样的东西描写一种美。我说一个人美,喜欢用这样的说法:这个人牛得唰唰响,牛得带起一股爽啦啦的风。

  子洲秧歌的美,用脆生生的美也好,用爽啦啦的美也好,这是一种将人的各种审美感觉贯通的说法,这是我的发明,是属于我的一种文字描述专利,是子洲家乡对我的吸引,是我专程从外地赶回来实地观看后情不自禁冒出的一句话。能冒出这么一句话,应该感谢陕北著名秧歌导演曹钦华老师,是他多次邀请我回来观赏子洲秧歌;应哺行蛔又奚卤毖砀栊会,这个协会的成立让子洲秧歌终于有了一个真正属于自己的家,这是艺术的根的归属、家的归属;还应该感谢子洲伞头协会,这个协会的成立让子洲秧歌这种脆脆的美,美得更脆,脆得更奇,奇得更彻底,美美与共,美美共亮,彻底让世界上所有赞美的语言都达不到仓主攘Α

  我庆幸我作为一个写作者独家见证了子洲秧歌协会筹备组与子洲伞头协会筹备组的互动,这是黄土地非遗文化的互动。我现场观看了两个小时的节目,见证了子洲秧歌的这种脆脆的美,就如咬开各种成熟的水果,每一口咬下去都会发出脆脆的响声,让观众的每一个细胞都在舞蹈、都在歌唱、以谔跃。我后来见证了这美丽的场景、精彩的表演通过抖音、快手等各种网上平台传播,浏览量达到几百万、几千万,谁能说清楚?究竟一天之内能传播到世界的哪一个角落,谁能说清楚?反正在传播中,让电流、让光速、让风声,将子洲秧歌脆脆的美、将伞头歌唱即兴的美、将子洲唢呐叶人心的美,汇聚起来、融合起来、沸腾起来,将子洲人智慧的风采、奋斗的风采、快活的风采唰啦啦地传播,这种传播是自愿的、免费的、持久的,是将快乐放大的,是民俗文化的传播,是对每一个子洲人精神的传播,高兴的不仅仅是子洲人,应该是每一个向上、向善、向美的陕北人。抑执啻嗟拿馈⒄庵粥Ю怖驳拿兰中传播在秋天丰收的时刻。我们能忘了每一个支持秧歌发展的各界人士吗?当然不能。包括地方领导、每一名秧歌队员、每一名乐器演奏者、每一名幕后工作者,甚至每一次秧歌活动的每一个赞助商。此时此刻,我们更不能忘记,子洲建县以来,每一个与秧夜亓的人为子洲秧歌作出的贡献。他们有的已经长眠地下,但是子洲秧歌形成的广泛影响有他们的贡献。我们更不应该忘记支持子洲秧歌的各个社会单位、团体甚至各个时代的老干部们、各个学校的老师学生,因为他们的共同努力,子洲秧歌才有了今天醉人的魅力、独特的影响力,才让我伊舜啻嗟拿勒庋的文字表达。

  子洲秧歌脆脆的美自有实力与荣誉的支撑。中国新秧歌运动的根就在子洲马蹄沟。早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子洲秧歌就火到了省城,那时在省政府礼堂演出竟然火到一票难求的地步。子洲秧歌在上级机构表演,动不动拿头奖。前几年,子洲千人大秧歌还上过中央电视台午!新闻节目。子洲秧歌还曾走出国门在新加坡等国拿过奖项。子洲秧歌导演诸如曹钦华等人在延长油矿、神木、西安等地对非遗艺术的传播作出了贡献。我经常能在微信朋友圈看到新疆、银川、南宁等地群众表演子洲大秧歌的视频,我就想子洲秧歌的影响真是广阔而深远啊!更让我感受到一!脆脆的美。这些年一些年轻导演们脱颖而出,让我们不再担心子洲秧歌这种非遗艺术会因为疫情而不被关注。不会的,这种担心至少目前没有必要。我更惊奇的是,只要天气好的时候,子洲广场的秧歌总是能如期上演,总是能自娱自乐、醉人心田。城里是这样,在子洲每一个只要有几十户!家居住的地方,子洲秧歌说扭就扭起来了,这就是子洲秧歌脆生生的美。

  子洲秧歌脆生生的美,究竟是怎样的一种美呢?我想到了外地人对子洲人的一种赞美。说当初娶媳妇或找老公的时候,要是知道子洲有这么好的秧歌队,说什么都要找这些秧歌队员中的未婚者,谁让他们秧歌扭得这么好呢?让人!死爱活爱不够。

  子洲秧歌的美体现的是子洲人热爱生活的美、创造生活的美、奉献社会的美、智慧聪颖的美。这么好的艺术必须有这么好的人来导演来完成,这么好的艺术必须是爱好艺术喜欢艺术的人创造出来的。子洲秧歌的美是一个个美的子洲人创造出来的。

  秧歌是子洲人的脸,认识子洲人、了解子洲人,从o歌开始。朋友,你到子洲走一走就知道秧歌为什么是子洲人的脸,请你享受子洲秧歌脆脆的美吧! (作者单位:国家税务总局铜川市税务局)


子洲记忆  陕公网安备6108310200000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