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人文佚事

子洲刻碑场

时间:2013/10/19 18:20:33   作者:艾克奇   来源:子洲县地情网   阅读:1716   评论:0
内容摘要:近十几年来,树碑立名在子洲蔚然成风。除修桥建庙立碑外,一旦父母新丧,就需立碑;也有与此同时给祖父母、曾祖父母立碑者;更有甚者,连同高祖、太祖也树碑立名。 目前,子洲有刻碑场十余家,仅城区内就有五家:蔡军碑场、范二平碑场、蔡维富碑场、刘正银碑场和张亚飞碑场。此五家碑场,又...

    近十几年来,树碑立名在子洲蔚然成风。除修桥建庙立碑外,一旦父母新丧,就需立碑;也有与此同时给祖父母、曾祖父母立碑者;更有甚者,连同高祖、太祖也树碑立名。

    目前,子洲有刻碑场十余家,仅城区内就有五家:蔡军碑场、范二平碑场、蔡维富碑场、刘正银碑场和张亚飞碑场。此五家碑场,又以蔡军碑场生意最火。从蔡军碑场的发展史我们可以大体把握子洲近年来石碑生存发展轨迹。

    蔡军碑场已在子洲县城体育场旁驻扎十六年之久,也是子洲碑场的先导。最初几年,蔡军刻碑用本地石料,也就是横山麒麟沟出的一种灰蓝一致的青石,其石料细腻、石质较软,工具就用一般钢刀。他在碑头上刻有“松鹤延年”、“鹿鹤同春”、“日月长存”、“莲生桂子”、“富贵吉祥”等。碑面的四周刻满“暗八仙图”“琴棋书画”“富贵不断头”等花草图案。

    几年后,蔡军在河北进了几块大理石料,随之大理石料一时成了子洲石碑的主要用料。白色大理石碑面,用黑漆刷过,再刻上各种花草。黑白分明、煞是好看。

    这样又过了几年,蔡军在买进大理石的同时进回几块绿色花岗岩碑料,且美其名曰“万年青”。整个碑面经过机器抛光,光洁明亮。深受子洲人喜爱。

    蔡军深知:子洲人文化底蕴好,且爱讲排场,立碑就要立好的、立贵的。于是,近年来蔡军在山东进回了一种“中国黑”的花岗岩碑料,碑面光洁明亮,石质坚硬,敲打出来的声音纯如金属之声。也由于石质太硬,碑面上的花草图案就省去不刻。

    随着用料的考究,刻碑刀具为了适应新石料的硬度也在不断发展,从一般钢刀到分钢刀、白钢刀,刻大理石、花岗岩必须用合金钢刀。下大料、刻大面时必须用切割机。

    当然,碑上的书法字体也是相当讲究的。工艺化的电脑字用在石碑上会使之大为逊色。子洲的石碑由艾克奇、张胜伟书写居多。有碑文的文字也是相当讲究的,子洲有名的石碑碑文大都是请张俊谊、拓毅撰写的。

    子洲人对立碑非常讲究。首先对碑身的高矮宽窄尺寸相当讲究。迷信“尺寸不准、遗祸后人,轻者受穷,重则伤人”。所以要求尺寸要在鲁班门尺的:“财、病、离、义、官、劫、害、本”这八个字的“财、义、官、本”四个吉利字眼儿上。

    其次,就是背面中间大字的字首有讲究,其数字也要在“生、旺、死、绝”这四个字的生、旺二字上,绝对不可以数在“死、绝”上。所以,一般都用9或10个字,也可以用13或14两数字。这些,刻碑的匠人和写碑的都不会马虎。

    冬、春两季是打碑的旺季,因为清明节就是扫墓立碑节,特别是清明节前两个月,各个碑场都在起早贪黑地赶着干。蔡军碑场在这时一般都会临时雇两个技工干。

   碑石全刻好后,圆头碑有三件:碑身、碑座、饭桌。楼子碑除此之外还有碑绑、碑盖、兽头及碑楣、碑槛共九件。有的还外加土神牌。

    拉碑时,也有讲究,主人要给刻碑匠人一块红布或花布(现在也有送布料和被单的),谓之“花红”。拉碑的司机也应该有“花红”的,将红花布绾在车头上,说是小鬼不敢挡道,一路平安。有的地方也给写碑的“花红”,谓之“衬肘布”。

    上山立碑的时间也有讲究,一般清明节是没有任何禁忌的,其他日子都要请风水先生看吉利日子。立碑时,一般要请匠人用水平尺和吊线把碑立平立直。然后用水泥、沙子把碑身碑座接牢固。

    从子洲碑场的发展过程可以体现对传统文化的传承态度。一方面,人们为长辈立碑,对碑的要求越来越高。而且对碑质、拉碑、碑身尺寸、立碑时间等处处讲究。可见人们在潜意识中力求传承传统文化。另一方面,也有对传统文化遗弃的可惜。如,原来碑上那些美好寓意的花草图案省去不刻,长此以往,刻花艺术必然难以传承;还有,石碑上的字有人用电脑字,过于工艺化而大为失色。


标签:松鹤延年 发展史 体育场 子洲县 祖父母 
上一篇:马蹄沟的历史
下一篇:盐淋圪堵

陕公网安备 61083102000007号

陕ICP备1200592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