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人文佚事

盐淋圪堵

时间:2013/10/19 18:19:14   作者:王生才   来源:子洲县地情网   阅读:1236   评论:0
内容摘要:子洲县苗家坪镇西20里有个地方叫盐淋圪堵,这里三水汇聚,四山拱卫,交通便利,流通活跃,周围有王家岔、前钟家沟、后钟家沟、蔡家沟、何家沟等5个村庄。这里有学校、有集市、有庙宇,是五村人喜欢聚集的地方。这里曾有五里长的盐地。有盐地就有盐井和种盐的人,也就有淋盐和熬盐的地方。年久日深,...
    子洲苗家坪镇西20里有个地方叫盐淋圪堵,这里三水汇聚,四山拱卫,交通便利,流通活跃,周围有王家岔、前钟家沟、后钟家沟、蔡家沟、何家沟等5个村庄。这里有学校、有集市、有庙宇,是五村人喜欢聚集的地方。这里曾有五里长的盐地。有盐地就有盐井和种盐的人,也就有淋盐和熬盐的地方。年久日深,熬盐倾倒的煤渣堆积如山,远远高出地面,兴许就是这个原因,这个地方就被叫做盐淋圪堵。

    盐淋圪堵名气大,大就大在这盐上。 “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盐是人类饮食中必不可少的一种调味品,被称为“百味之祖”。《尚书?说命》就有:“若作和羹,尔惟盐梅”的记载,说明在商代人们就已经知道用盐做调味品,用来配制美味的羹汤。《周礼?天官宰》中有“以咸养脉”的记载,这说明周代人对盐的的医疗功用已有所认识。盐还有保鲜防腐、杀菌消毒等作用。盐之于人如此重要,当然,有盐的地方就该名气飞扬了,盐淋圪堵当属此例。这里的盐地从盐淋圪堵东马蹄湾沟岔到西边的四合坪(今驼耳巷乡乔家岔村陈家沟南),顺着驼耳巷河沟蜿蜒曲折,长约5里左右,面积在100亩开外,计有盐井19口,其中大井3口(一个盐井上安放两副打水辘辘),盐工36人,盐锅6处,3处大的盐锅分别称为:上盐锅、下盐锅、后盐锅。这里的盐锅不是指熬盐用的铁锅,而是指用铁锅熬盐的地方,就是把铁锅安放在窑洞里,加火把盐水变成盐的地方,这就相当于语言学中“借代”的修辞方法,以用具来代指本体。这里的人们习惯把盐地叫做“河滩”,把种盐叫做“做河滩”,兴许就是因为这里的盐地多在河边平坡地上的缘故。这里出产的盐咸度浓,含卤量小,杂质少,晶莹洁白,价格便宜。除供周围十里八村的群众食用外,还销往附近的几个集镇,有时为卖个好价钱,也有用牲畜驮往绥德城卖的。据老年人说,全国解放前,这里的盐大部分被驮运到延安,再由延安转运到前线。前线打仗的八路军、解放军吃了这里产的盐就能打胜仗,因为这里的盐吃了劲大,打起仗来不知道累。想想也是的,农业学大寨时,这里的人们吃的是照得见影子的和着苦菜的杂交高粱稀饭和捏不成形的糠窝窝,可不也是白天大干,晚上夜战,没明没黑地战天斗地,劈山填沟,谁还曾说过个累字?在那困难岁月里,这里的人家缺少过粮食,也缺少过布匹,但是,从来没有缺少过盐。家家户户那个放盐的席囤和垫着的青石,总是被盐中空出的卤水浸得湿湿的。盐囤中的盐总能得到及时的补充。就是为了这人人都离不开的盐,这里的河滩就一直“红火”着,做河滩的人就一茬接一荐地在这河滩上佝偻着身子劳作着挣扎着。

    这里做河滩的人不象本境“十里盐湾”马蹄沟都是专职的盐业工人,他们都是农民,一般都有土地可种。土改前后,这里的河滩为王家岔、前钟家沟、蔡家沟、何家沟和薛家柳沟等5村十多家人所有。上世纪五十年代成立农业社时,这些河滩便归集体所有,社里便派出少数农民做河滩,产出的盐也归集体所有。人民公社时期,这些河滩多数以向生产队“交副业”的形式交由个别农民承包经营,就是年初一次性核定钱数,年中、年底分两次交回,生产队按交回的钱数给记作工分,剩余部分归承包农民所有。这种形式能够调动承包农民的经营积极性,承包的农民都想通过做河滩来增加收入,改善生活。农民一旦获得承包经营河滩的机会,就一定得起早贪黑,勤奋劳作,不得怕苦怕累。

    做河滩技术要求不太复杂,但程序很强。住在这里的人差不多都能知道做河滩的具体程序。一般地说,要让盐水变成盐,除过打盐井之外,还必须经过启土、洒水、收土、淋盐、熬盐这几个过程。启土,是最基础的工作,就是把已淋过盐的盐土用筐担或土车子运送到盐地上,弄碎土块,然后均匀地撒开,厚度一般不超过一寸;洒水,就是用辘辘吊着木桶把盐水从盐井里搅上来,用肩担到盐地边上,再用木制马勺把盐水均匀地洒到盐土上,等水分蒸发之后,再往上洒盐水,再让水分蒸发,洒一次用捞耙耙一次,这样做一是让水分蒸发的快一些,二是让盐分均匀地蕴含地盐土里。这样反复多次,盐土中的含盐量便逐次增加,直至饱和为止;收土,就是把含盐量已饱和的盐土用铁刮子收拢起来,用筐子担到淋盐的淋瓮(一种直径两米左右,安装过滤设备的圆形敞口土窖)前堆积起来,准备入淋瓮淋盐;淋盐,就是把堆放的含盐量已饱和的盐土装在淋瓮里,然后浇上适量的水,使盐土中的盐分过滤到淋瓮下部的瓷瓮里。过滤下来的盐水含盐量很高,就可以入锅熬盐了;熬盐,就是把过滤下来的盐水用木桶担到专门熬制成盐的地方,就是前面说到的盐锅。然后把盐水装入铁锅加火熬制,直至水分完全蒸发,铁锅内就是洁白晶莹的盐了,一般一天一夜能熬3锅盐,每锅约为15、16市斤左右。最后把熬好的盐从铁锅里挖在一个红苕制作的大筛里,在瓷瓮或瓷盆上空干残存的卤水之后,就成为成品盐了。这五个程序环环紧扣,缺一不可。

    做河滩离不开阳光,阳光越强,盐土起盐就越快。因此,做河滩的时间主要在春夏秋三季,最佳时间在夏季。因为夏季天气最热,盐土水分蒸发最快,起盐周期短,10多天就能起一荐盐土。对种盐的人来说,太阳越红、天越热产的盐就越多,收入就越好;相反,他们最怕下雨,一下雨,盐土盐分流失,不仅辛苦白受,还耽误了最佳产盐时间。每到下雨前,往往就要抢着收拢盐土,以免减少损失。这时,亲属和同社的社员都赶来帮忙。遇到突如其来的大雨,抢收不及,就只好任其损失了。做河滩的农民差不多都有“心忧天阴怨雨多”这样的心理,这和种庄稼的农民恰恰相反。

    做河滩是一种高强度的体力劳动。启土时,那潮湿的泥土,都要用巨大的红苕筐一担一担地从淋盐处挑到盐地里;洒水时要用巨大的木桶一担一担地把水从盐井处挑到河滩边,再舀上大半马勺用力挥洒;收土时同样要用巨大的红苕筐一担一担地将盐土挑回到淋瓮边上。那沉重的担子压在肩上,简直就能压进肉里。无论挑土还是挑水,那做河滩的农民一个个都是弯腰曲背,承受着强大的压力。特别是炎热的夏天,他们都光着上身劳作,那被强烈的阳光晒得赤黑的身上汗如雨下。这种强体力劳动几乎要从春天坚持到冬天。一个人连续做上10年河滩,就会变得腰弯背驼,瘦骨嶙峋,身体遭受严重摧残。不少农民因多年做河滩而不到老年就丧失了劳动能力,有的甚至过早地死亡。敢做河滩的都是村上体力最好、苦力最强的农民,那些身体不强、苦活不好的农民一般是不会承包做河滩的。

    盐淋圪堵熬盐的历史究竟从什么时候开始,现在还没有发现有关的文字记载,也没有确凿的时间传说。但可以肯定地说,这里村落的形成不能说和产盐没有关系,这里有王家岔、前钟家沟、后钟家沟、蔡家沟、何家沟五个村子,周围十几里内还有薛家柳沟、小山则、乔岔等10多个村庄。这些村落多数形成于宋代或明代,这里有可能从宋代起就产盐。这里有盐有地,逐渐发展成为人们的聚集之地,应该是顺理成章之事。

    人口聚集多了,生活需求也相应增多了。盐市的便利不能代替其它商品的便利。居住在周围的人们都盼望能在盐淋圪堵这里建一个集市以方便他们的生活。清朝年间,前钟家沟村出了一个大财主王谋。传说,他的元宝多得可以从盐淋圪堵一个接着一个地摆到绥德城。他谋划着在盐淋圪堵立个集市,为了能使集市立起来,他煞费苦心。有人来这里卖东西,他全买下;有人来这里要买东西,他全给买的拿走。尽管如此,集市还没能建立起来。后来,仍有人张罗此事,但都归于失败。因此,这里便流传着“盐淋圪堵不驮钱粮”的说法,意思就是这个地方不聚财。当然这是消极的话了。民国年间,王家岔村的大财主王宏金在村里建立缸房,请来绥德王桥村王姓师傅酿造白酒,销路很好,名闻遐迩。改革开放初期,村里部分群众集资在原址恢复酿造高粱酒,但因酿造工艺落后,没有多久便再次停产。文革前期,这里建起代销店,销售石油等日用百货。1970年,苗家坪供销社为了方便群众,在此租用学校的两孔窑洞经营日用百货,周围十里左右的群众都来这里购买物品。不到二年,因经营场所狭窄,又打算撤回苗家坪。时任后钟家沟村书记王继林多次到县上有关部门和苗家坪供销社争取,且与五村负责人协商,共同在盐淋圪堵新修一处供销社。1974年,由周围12个村出地投工,占地 5 亩,既有门市,又有库房和宿舍的王岔供销社落成,除经营日用百货之外,还经营化肥、农具、农药等农用物资,大大方便了周围农民群众的购买和农副产品的销售。1986年农历7月21日,经苗家坪工商所申请,县工商局批准的盐淋圪堵集市正式成立,每月的一、六日为集日,集市竟然红火,特别是到了秋天猪肥羊壮时候,这里的羊市十分火爆。商品流通方便了,外地的大盐也运来这里销售了,因为大盐价格便宜,再加之做河滩劳动强度太大,这里的小盐生产便日渐凋敝下去了。后来,部分盐地被村民修了窑房,开了门市,部分被改修为农田,种了粮食蔬菜。到上世纪九十年代,基本上再没有人做河滩了。此后,小盐完全被大盐所取代,这里的群众告别了吃小盐的历史。改革开放,生产发展,贸易活跃,不少群众弃农经商,或农闲间隙经商,盐淋圪堵的集市发展很快。进入二十一世纪,这里已形成近二百米长的街道,逢集遇市,人流如潮,商贩云集,一派繁荣景象。 “盐淋圪堵不驮钱粮”一说,早已淡出人们的话题。

    盐淋圪堵位于驼耳巷河的中部,这里河道宽阔,水源充足,河道两旁临河的不少川台地过去被群众自发地以桔槔打水或肩挑的形式改造为水浇地,成为当地群众食用蔬菜的主要来源。1955年,当时的绥德行政专署规划在盐淋圪堵以西一里左右的地方修建一座大型土坝。坝内淤地造田,坝外修砌渠道,引水浇地。工程于1956年秋开工,1957年夏竣工。从此,坝外8王岔等8个村的近千亩川台地变成了旱涝保收的水浇田。就是在群众生活最困难的文革时期,这里的群众春种洋芋,秋种白菜,家家不缺菜吃。至上世纪八十年代的改革开放初期,渠道还在部分利用,群众受益30多年,而受益最大者还是盐淋圪堵周围的农民群众。直至现在,坝内几百亩田地仍然高产稳产,成为当地农民增加收入的重要来源。

    不少旧志都有陕北民众“俗尚鬼神”的记载。陕北人口聚集较多的地方,一般都有庙宇。盐淋圪堵产盐,周围村庄集中,敬神的地方当然不会少。也不知何年,这里建起了关帝、文昌、财神等庙,并建乐楼一座。庙宇规模虽然不是很大,但香火非常旺盛。后来,何家沟国民学校迁址到盐淋圪堵,这里的庙宇遂被学校所取代。上世纪五十年代初乐楼尚存,至今有人仍能记得乐楼上的对联,上联为:“文成武就金榜题名虚富贵”;下联为:“男婚女配洞房花烛假姻缘”;横额为:“出将入相”。笔迹雄浑有力,当为名家所书,可惜乐楼被拆,对联也被毁坏。盐淋圪堵对面有大王山,山势峥嵘高峻,因山顶上有黑龙大王庙而得名。据老年人说,有年驼耳巷沟山洪爆发,洪水过后,有人在河边发现一尊石像,经问卦得知,这尊石像为黑龙大王,它想把盐淋圪堵对面的高山作为自己的起居之所。群众便把这尊石像抬上盐淋圪堵对面的高山,并为它盖了庙宇。从此,群众便把这座山叫做大王山。过去,每遇大旱当地群众就抬龙王爷祈雨,每次都要抬黑龙大王,而且一抬起就有甘霖从天而降,非常灵应。据说黑龙大王嫉恶如仇,常有惩恶扬善之举。2008年,子洲“3·18  ”大案的主犯曾在该庙里躲藏,公安人员包围该庙,发现主犯酣睡不醒,当场被抓获。群众说,这是黑龙大王协助的结果,不然不会如此顺利。此外,前钟家沟有龙王庙,敬奉青龙白龙;后钟家沟有关帝庙,敬奉关圣帝君和如来古佛;何家沟有观音寺,主要敬奉观音菩萨。自何家沟国民学校迁址到盐淋圪堵后,人们烧香敬神便多到何家沟观音寺去。何家沟观音寺座落在村前驼耳巷河南岸的半山上,距盐淋圪堵不足两里路,其寺因供奉南海观世音菩萨而得名,始建年代不详。文革前,山前台地上建有乐楼一座,还有娘娘等庙宇,观音正殿位于半山上,最高处为玉皇阁,多为明清建筑风格。每年农历2月19日庙会,周围村庄的群众都来敬奉神灵,许香还愿,整个山上人头攒动,热闹非凡。这里当然也有做河滩的农民,他们再忙也要挤出一些时间来给菩萨上香烧纸,祈求保佑他们多产食盐,增加收入。文革中庙宇被拆毁殆尽。文革后观音殿得以恢复,庙会仍旧红火。2008年,盖了王岔大桥,结束了观音寺多年无桥的历史;2009年4月,群众集资在原乐楼旧址上新修了乐楼,并在乐楼对面王岔大桥的北头新修了六间平房,作为会窑,大大方便了庙会演出和会务处理。庙会会首们拟迎请盐淋圪堵的关圣帝君、文昌、财神诸神到观音寺山上,这样学有所址,神有所安,不亦乐乎!

    盐淋圪堵的名气固然因为有盐,但这还不是唯一的原因。这里还有一所颇有名气的学校,这就是盐淋圪堵学校。盐淋圪堵学校的前身为何家沟国民学校。1944年春,何家沟国民学校迁往盐淋圪堵,更名为“子洲县驼耳巷区第一乡盐淋圪堵学校。”起初,学生在关帝庙两边的会窑里上课,教师在搬掉神像的窑洞里办公。后来陆续扩建,形成上下三排校舍规模较大的全日制完全小学。文革后期,这里办起了“戴帽”中学,方便当地学生就地上初中。后来,初中裁撤,又办成了小学。虽然一度时期改名为“永红小学”、“王岔小学”,但人们印象最深的还是盐淋圪堵小学。在65年时间里,约有200多名教师在这里任教,知名教师有:艾子谋、栾本固、冯又义、赵才、王文彦、张文珍、何高升等;他们为党和人民培养了许多有用人才,有地师级领导干部王有功、王生业、王爱彦等;有县处级领导干部王兴业、王少白、钟林高、王继年、钟霖等;有大学及党校教授麻明正、王玉富、王爱国等,有著名律师王宪宗、陕北著名艺术家王生堂、书法家钟林源等,真是人才济济,举不胜举。

    2008年 4 月,团省委、卫生厅等部门在这里举行王岔村文昌希望卫生室奠基仪式,团中央、团省委、榆林市委、子洲县委、政府等领导出席。市委书记李金柱讲话。工程于同年10月竣工启用,缓减了当地群众就医难问题。

    2009年7月,投资近百万元的蔡家沟大桥竣工。该桥与盐淋圪堵街道连为一体,既改善了当地的交通条件,方便了群众的出行,又增加了街道的长度,扩大了贸易场所,将有力地促进当地的经济社会发展。

    盐淋圪堵自然环境优美,人文历史独特,是一个充满神奇魅力的地方。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盐淋圪堵的历史文化底蕴将得到进一步释放,一个具有浓厚历史文化与现代先进文明完美结合的盐淋圪堵将展现在人们的面前。


标签:调味品 蔡家沟 子洲县 三水 学校 
上一篇:子洲刻碑场
下一篇:怀宁寨述略

陕公网安备 61083102000007号

陕ICP备12005921号